@杨一帆

关注了就别取关,喜欢取关就别关注,你关注又取关,我会拉黑。
我叫言昔,cp是个淡圈老人,ID:熙辰。
日常打游戏,学习。有事加我,没事勿扰。要是美女,欢迎尬聊。(忽略这句,想扩列。)

【弈明】飞蛾扑火


*全篇星星视角
*我爱上了挖坑……怎么填啊!要死了
*短篇
*逻辑混乱文笔辣鸡重度ooc
*背景和农药有三毛钱关系
*逻辑混乱文笔辣鸡重度ooc
*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……bug请指出


飞蛾会义无反顾的向火飞去,虽然最后烈火焚身,却也尝到了禁果的味道。

可能并不是人们口中那么痛苦,但是我不能知道答案,因为我们从来不会去尝禁果,前人的后果都太过悲惨。

我看着烛光下他熟睡的样子,手里那枚黑玉棋子被汗水浸湿。

禁果的味道吗?我不敢尝。“唉!”我叹了一口气,推开门离去了。转身的瞬间,我好像看见他睁开了那双美丽的异色眼瞳。

壹  悸动

他站在树下,抬头看着满树海棠,眼中没有任何波澜,可是我却感到了他的笑意,虽然他永远都是面带笑容,但那都是看透世间而露出的冷笑,此刻的他,是真的在笑。

在他眼里,是满树美艳的海棠花,开的那么烈,将单调的庭院点缀华丽。

而在我眼中,是他白衣翩翩的样子,美似仙。

“星儿,你来了啊。”忽然,他转过身,我连忙垂下眼帘,遮住了眼中的惊艳。

他走了过来,摸了摸我的头,温柔的说:“来陪为师下一局吧!”

我有些惊讶的抬头,只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我额头上掠过,一时间,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,我只能在混乱中听见几个声音,有阿离姐姐和玉环姐姐的笑声,傻老虎练拳的声音,还有我的心跳声和他的叹息声。

喜欢他,对吗?我问自己。

肯定喜欢,但是我不能。这是我的回答。他是我的恩师,我怎么可以这样想,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接近他,就像飞蛾还是会扑向火那样,想尝尝禁果的味道。

不过,我很快收起了自己这奇怪的想法,毕竟,我不知道,尝禁果的下场,这是一场豪赌,我赌不起。

贰  绝境

他总是很神秘,我看不穿他。就像我看尽世间棋局,与他对弈,依旧不知道他下一步的打算。比如说现在。

明明是死路,他却偏偏下在那里。我托着下巴看着他得意的笑容,有些无奈的问:“老师,你到底在下什么?徒儿看不懂……”

他依旧笑,只是笑容中,带了些严肃。

“徒儿,你记住,有些时候,只有把人逼进绝境,才能激发他最大的潜力。”他拿起那枚刚下的黑子,放在我的手心,我看着那枚黑玉做成的棋子,奇怪的看着他。

“绝境吗?老师经历过?”

“没有,不过,倒是在卦象中看过。”我看着他无所谓的笑容,想说些什么,可是却无从下口。

风吹过,海棠花落了一地,很是好看。他看着满地的海棠,叹了一口气,起身去给他那未开的牡丹浇水。

海棠固美,但又怎及牡丹?我果然还是喜欢牡丹花啊,就像他一样,世间的所有美好,都不及他一半。

可是我不知道,我在他眼中的样子,美还是丑呢?

叁  禁果

入夜了,他依旧是在很晚才回来,而且醉的一塌糊涂。又和狄仁杰一起拼酒量了吧!我苦笑一下,背起他准备回房,这时,一个黑影从墙上跳了下来。

“呼——吓死我了,还以为明大人跑丢了呢。”两只大耳朵在头上晃,我定睛一看,是李元芳。

大概是狄仁杰担心喝醉的他出事,才让李元芳护送他回家的吧!

“怎么啦?”我问到。

“刚才有个卖糖葫芦的在叫喊,我没忍住去买了一根,结果回头一看,大人就不见了……吓死我了!”李元芳扔掉了手中的棍子,不好意思的看着我。

“不会丢的,我会找他回来的。”我低头看着他那因为喝醉变得通红的脸,笑了。元芳向我挥了挥手,再次翻墙出去了。

我看着他那小小的背影,不由的笑了,正门是开的啊……

他在我背上乖乖的趴着,我将他背进了房间,放在床上。正欲离去,忽然发现,他紧紧的拽着我的衣角。我一时没有忍住,低头在他唇上浅吻,身体里的欲望在膨胀。

禁果的味道,究竟是什么样的?

他轻轻的抬头,回应着我的吻。我没有再考虑,直接按住他,开始品尝。

烛光因为明亮,吸引着飞蛾,一只又一只的上前,帘帐散开间,我对上了他的眸子,有那么一瞬间,我以为他没醉,醉的人是我。

肆  结局

醒来时,我对上他含笑的眼睛。依旧很美,他没穿衣服,只有一张薄被披在身上,光洁的肩膀露在外面,上面全是昨晚的痕迹。

这次,我可不敢判断他的笑容了,只能低头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星儿,你喜欢我吗?”

“……喜欢,但是我又不敢喜欢……”

我看着他,有些不安,飞蛾扑向火,会不会两败俱伤?

“那我来回答吧!”

下一秒,一个温柔的吻落在我的唇角。

end

评论(11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