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杨一帆

关注了就别取关,喜欢取关就别关注,你关注又取关,我会拉黑。
我叫言昔,cp是个淡圈老人,ID:熙辰。
日常打游戏,学习。有事加我,没事勿扰。要是美女,欢迎尬聊。(忽略这句,想扩列。)

【白明】今夜长安

*李白和明世隐!注意避雷!(话说他们到底叫白明还是白隐?或者别的什么?)
*给小鱼的~
@sorry全银河系最帅真的了不起 没办法,就得宠着这个死傲娇
*雷者可以取关我了
*ooc的辣鸡文章,赶时间写的大家凑合凑合吧!

白明only,不拆不逆

李白第一次见到明世隐时,是在集市上。那个年轻的男人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用那双异色瞳孔冷冷的看着每一个人。

但是他当时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,就在那一秒钟,他看见这个美人笑了,手里那朵牡丹花闪着妖艳的紫色,在夜里很是显眼,没多久,就有人聚了过去。李白没有多停留,离开了集市。

明世隐抬头看着李白的身影,轻轻的放下牡丹花,那紫色瞬间消失,花朵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。方士旁边站着的蓝衣少年拿起了花,举了起来:“师父,花死了。”

“……没有哦……”明世隐一愣,继而笑了,他接过花,将它放在了桌子上:“在下明世隐,可以给有缘人算上一卦。”

人群里面传出议论声,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明世隐,他安静的坐着,那个小徒弟也安静的坐着,很快就有一个人站了出来:“那请你看看,我的卦象是什么?”

这个高大的男人长着一对耳朵,是魔种。

明世隐看着他拿的那把枪,笑了:“卦象可不是直接就能说出来的,要不然就不灵验了……”

“那你就不直接说。”男人再次将脖子上的围巾拉了拉,别人只能看见他露在外面的耳朵和那双有神的大眼睛。

“卦象说,你承诺的言出必果,你恐惧的如约而至。”明世隐笑着将牡丹花拿起,那朵已经枯萎的花,又活了过来。

男人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弯下了腰:“谢谢。一次要多少……”

“不要。明世隐摆了摆手,收起了摊位,离开了集市。百里守约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,暗暗的握住了拳头:“恐惧的……如约而至吗?”

李白第二次看见明世隐,是在大殿上,女帝一身红衣,美的夺目。狄仁杰站在他旁边,向女帝报告这一个月来长安的情况。

他拿着酒壶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们,眼睛在大殿里面到处转,突然,他又对上了那双异色眼瞳,是那天那个拿着牡丹花给人算命的方士。

他在女帝惊讶的眼神中走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。明世隐没有挣扎,也没什么好挣扎的:“哟,有见面了。”

“……原来是剑仙,怪不得……”明世隐笑着走了出来,李白看着他,也笑着问:“怪不得什么?”

明世隐看着他,轻轻的道:“怪不得这么眼熟,在下可是看见过你三次。”

李白愣了愣,放开了他的手:“三次吗?我可是没有映像了。”明世隐低下了头,看了看手里的牡丹花法器,女帝招了招手:“明卿,过来一下。”

“是。”明世隐走了过去,旁边的狄仁杰转过了头,有些不爽的哼了一声,李白看着他们,故意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说:“明世隐,我感觉我们在讨厌狄仁杰这方面有共同语言。”

明世隐没说话,反倒旁边的狄仁杰抓起来令牌拍向了李白,嘴里还喊着:“李白你死定了!”李白轻轻的一躲,跳出了大殿,临走时,丢下一句“再见”就没影了。

明世隐拿出牡丹花,笑着对女帝承诺:“花如盛世绽放。”

第三次见到明世隐时,他正在给牡丹花浇水。那个总是跟着他的小徒弟红着眼眶坐在远处一个人对弈。那个笑嘻嘻的老虎也没有再笑,那个跳舞的公孙离和唱歌的杨玉环也不在了。

“嘿,明,有见面了。”李白看着毫无热情的众人,尴尬的招了招手。明世隐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偶遇吗?”

“……啊,对啊,恰巧路过罢了。”李白不知道为何,平时能言善辩的他,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明世隐放下了水壶:“卦象说,你在撒谎。”

李白挠了挠头,不再看他:“啊啊啊,你就不能让我有个台阶下吗?”明世隐没看他,只是淡淡的开了口:“今晚,来找我,我给你算一卦。”

李白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半夜,本来没打算去找明世隐的李白,又跳下床,出来门。夜晚的长安很安静,到处都是漆黑的,他拿起自己的剑,向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。

他曾经无数次路过那里,可是只有一次有勇气推开了门。他跳上房顶,那个白衣人儿果然在那里站着,抬头看着满天繁星。

“你来了啊……”

“如果没来呢?”

“不会的,卦象都告诉我了。”明世隐浅浅的笑着,他手里还是拿着那个法器,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。李白拿起腰间的酒壶,喝了一口,透明的酒顺着他的下巴流了下来,落在房瓦上。

“算吧!我听着呢。”

“你还记得,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”明世隐抬头看着李白,异色眼睛里面,藏着一对明亮的星星。李白摇了摇头,重新将酒壶挂在腰上。

“果然……李白,你的命定之人……是……”还没说完,李白就看见明世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跳下去了。他走了过去,发现他已经没影了。

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见过明世隐。他曾经找到他的徒弟问他关于他师父的话时,那个小徒弟只说了一句话:“师父因为渴求力量,离开了长安。”

李白看着小徒弟弱小的身体,轻轻的问了一句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弈星,师父取得名字。”

李白看着他手里的黑白子,笑着摇了摇头……自己好像真的见过明世隐和这个小徒弟……只是,是在哪里,什么时候的事情呢?

他每天都在长安城里面到处乱窜,他找不到那个地方,忘记了,又好像没有忘。当他踏上长安最高的建筑时,呆住了。

他想起来了。以前自己从楼兰才到长安时,与明世隐擦肩过。他那天因为他长的好看,还多看了两眼,他回头笑着对他比划了一个口型,那时候还小的弈星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。

他以为明世隐是在骂他,生气的转回了头,现在想想,那天,他说的是:“卦象说,我们有缘。”

李白揉了揉太阳穴,坐了下来,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。

“终于记起来了?”李白转过头,只见明世隐穿着一件紫色的占星服,站在他身后。李白笑着转回了头,明世隐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。

“这些年你去了哪里?”

“西域。我想在那里种牡丹花来着,可惜失败了,搞得我现在不想去了。”

“那就不去了,在这里陪我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今夜,长安灯火通明,牡丹花在夜里全部绽放了,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,新的开始。

END

第一次写白明,不好的,需要改进的,请指出来,我是一个辣鸡,等着人教QAQ

评论(6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