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杨一帆

关注了就别取关,喜欢取关就别关注,你关注又取关,我会拉黑。
我叫言昔,cp是个淡圈老人,ID:熙辰。
日常打游戏,学习。有事加我,没事勿扰。要是美女,欢迎尬聊。(忽略这句,想扩列。)

【亮瑜】第三十八年夏至

*回忆
*保证是糖…………不是的话…………那就不是。
*谁说戏子就是将军身下受,我偏要不一样!
*亮亮比周瑜小两岁
*不是瑜亮!只是诸葛亮比较温柔,周瑜比较强势

呜呜呜……要抱抱举高高……我是一个咸鱼……

巷子的尽头,是一家老旧的古玩店,老板是一个穿着旧唐装的年轻男人,巷子很隐蔽,所以没有什么顾客。

年轻的老板拿着一把桃花扇,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,店里的一台收音机,吱吱呀呀的放着河图的《第三十八年夏至》。

“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,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,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,静静和衣睡去,不理朝夕……”老板忽然睁开了眼睛,好像在很久以前,他也认识一个戏子。

那个穿着花衣的戏子,拿着一把和他一样的桃花扇,站在树下,笑得十分温柔。

壹:

军阀混战,是一个十分黑暗的时期。周瑜看着坐在客厅里慢慢吃饭的父亲,轻轻的躲在房间里面。

他的父亲周异是一个军人,在周瑜的记忆中,周异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怪物。

他们家很有钱,周瑜从小就不愁吃不愁喝,需要他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乖乖念书。

但是他不喜欢那些坐在学堂里面讨论女人和金钱的公子哥,也不喜欢势利的老师。

所以周瑜很少去学堂。他不怕父亲知道,毕竟他很少回来,母亲也不会管他。

他的母亲每天穿着那件紫色的紧身裙子,坐在客厅里面,吃着零食与她那些“朋友”一起打牌。周瑜站在楼梯上,轻轻的哼了一声,然后从后院溜了出去。

他有着十六岁少年该有的朝气,与这些在乱世中悲伤的人们不一样。

忽然,他看见远处的剧院在买门票,出于好奇,他偷偷从后门跑了进来,看见一个又一个化着浓妆的戏子在后台准备着演出。

他还看见了,周异坐在台下,悠闲的抽着烟。周瑜悄悄的探出头,还没来得及走过去,就被一个人给抓了回去。

他有些恼怒的回头,看见一个穿着戏服的少年站在那里,眨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。

“不要过去哦。”少年低垂着眼帘,拉住了他的手,周瑜看着他,轻轻的笑了,他不着痕迹的推开他的手,然后退后了几步:“我是周瑜,你呢?”

少年突然抬起头,然后又捂嘴笑了:“我叫诸葛亮,我爸爸就是台上那个穿着红衣的那个……”

周瑜看着这个干净的少年,然后转身离开了后台,当着众人的面走出来了。

贰:

周异坐在那里,轻轻的将口中的烟吹了出来:“你不在学堂,怎么来这里了?”周瑜也不害怕,大大方方的一坐:“不想学。”

周异正了正身,看着这个少年,突然发现,他长大了不少:“怎么,你想学什么?”

“和父亲你一样。”

周异看着周瑜,放下了烟斗,叹了一口气。周瑜看着他,没有再说话。周异挥了挥手,台上的戏子们又开始了表演,诸葛亮悄悄的掀开帘子,看见周瑜正在对他笑。

后来,不知为何,诸葛亮他们一家,进了周异家里,更加令周瑜惊讶的是,一向冷漠的周异,竟然笑着在与他们说话。

但是周瑜不在乎,他只知道,他身后多了一个影子。

十八岁那年秋天,是周瑜的生日。诸葛亮放下勾画眉眼的笔,穿上了一件花影重叠的衣,站在开满桂花的庭院,拿着一把桃花扇,为他唱了一首牡丹亭。

周瑜坐在地上,笑着抱住了诸葛亮,却被他回了一个吻。桂花香飘的很远,溢满了整个庭院,诸葛亮只看见了周瑜微红的脸庞,忽略了他眼底的悲伤。

第二天,诸葛亮想往常一样推开门,只看见了一封信和周瑜离去的消息。

叁:

他不甘心,一路卖艺自己来到了北平。当他看见周瑜从他旁边经过时,嘴里那句话,始终没有说出来,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次失去。

他回到原来的住处,每天需要干的事就是唱戏。花衣在台上沾满了红尘,花腔不在为一个人留恋,那把桃花扇被他放在了心底,那封信,纸页泛了黄。

他等啊等,只等到周异的死讯和周瑜与乔婉结婚的消息。他收到了请帖,那天,他抛下戏班里面的所以活儿,来到了北平。

唱了一曲霸王别姬。周瑜看着他,眼底一片茫然,他不知道他请诸葛亮来是错还是对。只是,他不后悔,就算诸葛亮将他按在床上,做出出格的事情时,他也不后悔。

只是身在乱世,身不由己。

诸葛亮从那天起,就再也没看见周瑜了。直到他找不到周瑜的一切回忆和事情时,一只信鸽飞到了他的窗台上。

诸葛亮的母亲在很久以前,救过周瑜的母亲,所以周异才把他们招揽到自己身下。可是,这封信上只写着几句话,诸葛亮知道,这是周瑜的笔迹。

“我们之间,没有关系。”

诸葛亮推翻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,笑着喃喃:“你这算什么?斩断关系?”他想见周瑜,想问他一切,想把他按在床上,像那个晚上一样欺负他。

可是,他没法见他了。

事情发展出乎人意料,周瑜被抓了,诸葛亮慌忙的赶到北平时,只看见了他冰冷的遗体,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他……

“公瑾……你个傻瓜。”

终:

周瑜突然坐了起来,扶着自己的额头,看着门口。

是梦吗?太过真实了……

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,周瑜回过头,看见一个撑着雨伞的男人站在古玩店门口,笑得十分温柔:“公瑾,好久不见……”

周瑜笑了,是啊……

END

错误什么的,不改了

评论(18)

热度(58)